母親和她的娘家
作者:admin 2017-09-22 09:50 瀏覽次數:

  母親業已去世三十余年了,魂牽夢縈中,我仿佛又回到那年,母親帶著我走在鄉間的田野上,耳邊伴著母親歡快的打麥歌,一起回她的娘家。

  那是上世紀70年代初,那年我還不到10歲。一天傍晚,家里來了一個40多歲的男子,他稱呼母親為大姐,說他的兒子要結婚了,邀請母親去喝喜酒。這個從未踏進過我家里的中年男人和母親說了很多的話,媽媽時而開懷大笑,時而淚眼婆娑。天漸漸黑了下來,他怎么也不愿意在我家住上一夜,硬是乘著夜色消失在母親的視線里。第二天一大早,母親請了假就開始忙碌起來。母親不僅去布店買了喜慶的大紅緞面,還把當月家里所有的副食品票收集起來,又非要父親動用關系走了后門,買了一些很為緊俏的飛馬和大前門牌香煙。幾天后,母親帶上我踏上回娘家的路,那是我第一次去到母親的娘家,而母親也是很多年沒有回去了。

  隨著母親走在回去的鄉間田野上,到處散發著稻穗的清香,她一邊指著一處已抽穗的稻田,一邊以一種讓我很困惑的神情告訴我,這里,那里,包括不遠處一個足有5畝水面的水塘都是她家的,更準確地說曾經都是她的父母,我外公外婆家的田產。她悵然若失地說到, 8歲以前她的生活也是很優越的,那時我的舅舅還在南京讀書,因為沒能考上當時的中央大學,舅舅回家之后外公說了句,人家考上了你怎么就沒考上。一氣之下的舅舅,沒多久就上吊自盡了。母親說著這話的時候,淚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來。如此年輕的舅舅走了,失望至極的外公徹底消沉墮落起來,家道也迅速的敗落下去,最后甚至將我外婆連帶著我母親一塊賣給了別人,外婆賣給人家后沒有幾年就去世了。母親也以童養媳的身份給人家放牛直至全國解放。

  當母親帶著我出現在她娘家人的面前,那份淳樸和熱情至今還歷歷在目。母親在娘家的輩分很大,所以不少年長我很多的男人和女人喊我表舅,讓年幼的我一臉懵懂,母親卻很幸福地享受著小輩們稱呼她“奶奶”、“姑奶奶”所帶來的快樂中。酒席正式開始時,小小年紀的我竟然坐在了上席,和那些在村里很有威望的人們坐在一桌吃飯。母親帶來的大紅喜緞被掛在堂屋最為醒目處,尤其是那些副食品票、布票和飛馬、大前門香煙,讓新娘家真的很開心。這些物品在當時是那么稀有,母親卻很輕巧地拿出那么多,真的讓她們有點瞠目結舌。可他們不知道母親如此的慷概大方,也是傾當時家里所有了。

  太陽西下,母親謝絕了無數次地挽留,也謝絕了所有要我們帶回的各種東西。母親卻無意中向他們提起她小時候用過的一把梳子,她記得是放在了曾經的家里,現在已經是別人家的某個地方。她特意去找過沒找到。她在回來的路上對我說那是你外婆給我的一個紀念,沒有就沒有了吧。母親說得非常輕松,而在我看來母特意在酒席中間離開去找那把梳子,包括去參加侄兒的婚禮,那都是對她娘家以及年少時光不能忘卻的心結吧。

  蔡德華
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上一篇:沒有照片的畢業證
下一篇:建設家園我擔當 拼搏奉獻為馬鋼

万人炸金花電話:0555-2356413 2356411 2328542 傳真:0555-2356413 2328542 郵編:243011

Email: mjjt@mgjs.cn 地址:安徽省馬鞍山市花山區雨山中路馬建大院

版權所有 © 2016 馬鞍山鋼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